互联网

艾瑞:商业航天欣欣向荣,政策利好频频出台

来源:艾瑞咨询 作者:汪明哲 2019/3/21 11:18:27

导语:今年的全国人大十三届二次会议与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期间,商业航天被众多代表与委员多次提及,令商业航天领域的热度达到新的高潮。

今年的全国人大十三届二次会议与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期间,商业航天被众多代表与委员多次提及,令商业航天领域的热度达到新的高潮。回顾商业航天发展历程,在2014年11月,国务院颁发《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文件首次提出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建设,鼓励民间资本研制、发射和运营商业遥感卫星,提供市场化、专业化服务。中国商业航天在这四年中,发展如火如荼,整个产业链从上游的火箭的配套制造、发射服务、卫星制造厂商、地面设备制造厂商到下游的卫星运营、卫星测控、卫星应用均有着不同程度的发展。

两会代表: 2019年中国商业航天发展将会迎来重要的机遇期

2019年两会期间,诸多两会代表和委员的提案中涉及了商业航天,现摘选出部分代表与委员的提案:

a. 全国人大代表、航天三江型号总设计师胡胜云:

胡胜云指出航天产业是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先进制造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技术辐射面广、产业带动力强、关联产业多、产品附加值高、集群效应大,具有巨大的溢出效应和经济带动作用,能够带动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等高技术产业发展。胡胜云建议研究制定并发布国家商业航天产业发展规划,做好商业航天顶层设计;制定商业航天市场运行规则及制度,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放开市场准入,鼓励多种市场主体参与商业航天产业的各个环节;将商业航天纳入政府采购范畴,确保各类市场主体公平竞争、一视同仁。[1]

b. 全国人大代表、小米集团董事长雷军

雷军指出商业航天立法、行业政策、资质准入、资源共享、市场培育及产业发展等方面仍不够完善。雷军建议加快推动航天立法,确保民营企业长期稳定、合理有效利用空间资源的权利;加大政府的扶持力度,授予我国商业航天公司一定比例的政府订单。建议探索有利于商业航天发展的机制,出台落地政策及实施细则。建议推进航天制造基础设施开放共享,构建适应商业化的量产智能制造生态系统。建议完善落实政府采购商业航天产品与服务机制,开放商业航天公司的行业准入,拓展商业服务与应用领域。[2]

c. 全国政协委员、航天十一院研究员曲伟:

曲伟认为,太空旅游等商业航天必将是潜力巨大的经济增长点,是实现高科技创新集成、实现先进科技成果的应用,将科技、经济产能释放出来的必由之路。商业航天一定是低成本航天,一定要有发展战略,一定要有资本介入,一定要有多个相关法律来规范。曲伟建议立法委员会应由航天两大集团、科工局、法律界等相关方专业人士组成。通过深入研究美国商业航天的成功和失败教训,形成多部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商业航天法草案,最终实现较为完善的多部中国商业航天法。[3]

可以看出我国商业航天在顶层设计、商业航天立法、民营企业资质准入等方面确实存在某些问题,因此各位代表和委员在这些方面需要加强达成了共识。

近期商业航天相关政策梳理

自2019年来,政府出台了多方面商业航天鼓励政策,现总结如下:

a.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别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样安排有利于金融机构继续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支持力度,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优化流动性结构,降低融资成本。[4]

b. 2019年1月28日,中国证监会公布《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实施意见》表明:科创板将主要服务于符合国家战略、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技创新企业,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其中高端装备包含了航天产业。[5]科创板将会主要服务于国内高科技行业企业,并通过效仿纳斯达克注册制的方式为国内处在成长阶段的科创企业疏通上市融资渠道,同时为投资早期科创企业的创投机构提供新的退出渠道,增加了推出几率,进而增加了科技领域的投资热度。

c. 2019年2月初,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发布关于《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公告提到,鼓励外商投资商业航天产业的上下游各领域,包括:航空航天用新型材料开发生产,运载火箭地面测试设备、运载火箭力学及环境实验设备,民用卫星设计与制造,民用卫星有效载荷制造,民用卫星零部件制造,星上产品检测设备制造,卫星通信系统设备制造,民用卫星应用技术等。[6]

d. 2019年2月下旬,财政部提出扩展初创科技型企业优惠政策适用范围,对创投企业和天使投资个人投向初创科技型企业可按投资额70%抵扣应纳税所得额,并将投资的初创科技型企业的范围或者标准进一步扩大,扩展到从业人数不超过300人、资产总额和年销售收入不超过5000万元的初创科技型企业。[7]

可以看出,今年以来政府推出的政策主要针对资本市场,包括:鼓励金融机构对中小企业投资减少以初创航天企业的融资成本、鼓励国外资本对航空航天领域进行投资、通过对创投机构向特定领域投资进行减税鼓励创投机构向航天产业进行投资、开设科创板增加创投机构对航天产业的投资热情。

商业航天产业链图谱

卫星及其应用产业链较为复杂,总体分为四个环节:1. 电器元件材料厂商;2. 卫星研制商、发射服务提供商以及地面设备制造商;3. 卫星运营商与卫星应用服务提供商;4. 终端用户(政府、企事业单位、个人)。

目前商业航天全产业链均有着不同程度的发展,但发展并不均衡。产业链上游的零组件供应商相对较少,且部分企业同时参与产业链多个环节,这会导致作为竞争对手的下游企业在采购时会往往忽略这些扮演多个角色的供应商。以长光卫星为例,除了作为零组件供应商,同时也是卫星研制方对外出售卫星平台与载荷,此外又作为遥感卫星运营商运营吉林一号遥感星座。随着商业航天利好政策的不断出台,航天法律法规与准入政策的不断完善,未来整个产业链发展将更为均衡。

image001.png2019年中国商业航天产业链图谱




艾瑞咨询将于2019年Q2发布《商业航天通信应用发展报告》,报告将着重分析卫星通信行业发展现状,企业经营策略,商业模式选择等方面,并选择业内头部企业作为案例进行重点分析,欢迎各位投资人与从业者关注。

参考文献

[1]. 澎湃新闻,《胡胜云代表建议:商业航天纳入国家采购,对国企民企一视同仁》
[2]. 雷军,《雷军两会建议 :大力发展商业航天产业》
[3]. 民主与法制网, 《曲伟委员:建议完善商业航天法律法规》
[4]. 中国人民银行,《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19年1月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置换部分中期借贷便利》
[5].  中国证监会,《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
[6]. 新浪财经,《初创科技型企业减税明显,按投资额70%抵扣应纳税所得额》
[7]. 泰伯网,《国门持续放开,外资大潮临近商业航天》

(本文为艾瑞网独家原创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